短篇小说

浪子江湖笑狂沙(长篇武侠小说)第十九章节,锦衣卫被杀分尸,明教人惊现古镇

2022-04-05,飞翔的鹰【耿彪】

第十九章节,锦衣卫被杀分尸,明教人惊现古镇

书归正传,话续前言,咱们再说说萨忠臣也是真的大吃一惊,原来,站在自己面前的竟是江湖上传言的。“吃人肉,喝人血!扒人皮,枕着骷髅睡觉”的闽西鬼门三怪。

更奇怪的是,三个小老头遵称自己为“少主人”!这让萨忠臣更糊涂了。此时三个小老头一看萨忠臣呆呆地发愣,他们互相看了一下而后“哈哈哈”全乐了。

这时,前面那个像狗舌头的高个子老头先说话了,他说:“我们老哥三,都是你父亲的亲信手下,那时是在安南国,我们一直在你父亲身边干事,后来,你父亲奉圣旨回了京都,走前将我们老哥仨举荐给了云南王沐昌祚。云南王沐昌祚,亲自任命我们哥仨为交趾布政使司,

“北江府都指挥使、”

“谅江府都指挥使”

“建平府都指挥使”,

我们老哥仨一商量当官没意思,说不定哪天脑袋就一搬家了,还不如做个大散仙,行走江湖也一样除暴安良,于是拿了云南王沐昌祚给的金银珠宝告老返乡,可是没几个月又呆不住了,于是乎哥仨行走江湖。”!

高个子的狗舌头老头刚刚说完,矮鼓轮墩的胖老头说:“你认不认识云南王”沐昌祚?他的大夫人萨玉呢?萨忠臣一听三个小老头这么一说就全明白了!

于是,萨忠臣往前走了两步,双手抱拳深深一鞠躬说:“原来三位是家父的挚友,小侄儿萨忠臣,见过三位叔叔!云南王沐昌祚是我的姑父,萨玉是我的姑姑!”

高个子像狗舌头的老头走上前来,一哈大虾米腰将萨忠臣双手扶起来。

萨忠臣直起腰身一下抱住了高个老头,他像见了亲人一样“呜呜……”嚎啕大哭。矮鼓轮墩的胖老头也急忙走上前来抱着萨忠臣说:

“忠臣,侄儿啊,别哭了!你父母无辜受“移宫案”牵扯,你家一百多口全被杀之事,五年前,我们在闽西家乡就知道了!”

这时,那个罗锅小老头也走上前来看着萨忠臣,他开口说:“萨贤侄,莫悲伤,挺起胸膛,寻找你的仇人,替你父母报仇!”

此时,三个怪异的小老头和一个青年,在荒草丛中悲悲凄凄。唯有一阵阵风沙吹过来,刮过那一人多高的蒿草。

好一阵子,那个罗锅小老头先开口说话:“忠臣侄儿,我们是闽西人,自幼生长在大山里头,属于闽西北群山里的畲族,你们汉人常用鬼族人称呼我们。后来你父亲征讨元朝闽赣王呼邪哈达尔,那时收了我们哥仨在身边,一直征战江南和两广之地。后来入滇西、四川南征三十多年,又与云南王沐昌祚打安南国八、九年!”

此时,萨忠臣抹干了泪水听着罗锅小老头讲述。这时矮鼓轮墩的胖老头接着他的话题往下说:“贤侄,莫悲伤,想想你今后该怎么办?”

萨忠臣一听忙抱拳说:“叔叔们,放心!今天我奉家之命,特下山回京师,就是为了报家仇!”

这老哥仨你看看我、我又看看你,异口同声地说:“少主人,今你回京师路途遥远,过千山万水,万里之遥,我们还是不放心!我们一同跟随少主人去京师,去为大帅报仇!”

萨忠臣一听就乐了,忙开口说:"三位叔叔能与侄儿同行,那可太好了!正好与三位叔叔学习一下江湖经验!”“好!咱们走!”这回好一高一矮一罗锅一小伙,四个丑的、俊的、全在一块往三个小老头来的路走去。

四个人足足走了半个时辰,他们才走进了大山下面这二十几里地外的拥有几十户的小村庄。

这个村庄就是五年前老道领着萨忠臣住宿的地方,此时,萨忠臣跟着三位小老头一直往村里走,一直走到了村庄西北角方向。

三个小老头与萨忠臣并肩行走在乡间土路上,边走边看着周围全是大山峰,山连山、岭连岭、悬崖峭壁近在身边。

村庄里面一条不宽的河流“哗啦啦……”流个不停地穿过村庄南北。这可真是山连水、山水相依,茅屋草房、井字田园、稻香油菜花海,绿油油茶树丛丛,緑油油翠绿生色,金黃黄嫩色生香。

萨忠臣记得李家庄有一条羊肠小路,通往大山外边的清源河古镇。

其实,李家庄村庄北边背靠虎狼山大峡谷,和几千米高的虎狼山,南边依偎着老头峰和栖霞岭,西边是金风山和绝鸡岭,东边是青芝峰与金凤岭,在村庄东南处一条羊肠小道通往群山外边,直接到达清源河古镇。

一条宽阔的河流从村庄大山深处的西南流经整个村庄外围,缠绕着这个古朴而静寂的几十户人家。

这条河流叫“清源河”发源于秦岭大山深处,流经三省四郡十三府县到达此处分出一条支脉“清源河”,从这个村庄西南流向村庄东南出村子,过一道峡谷进入一片洼地,方圆几十里地叫“清源河镇”。出了清源河古镇往东南走一百里地就是池州府城。

再说萨忠臣他们四人走进了李家庄,走到村口一家大车店前边。

其实这家大车店就是大旅店。萨忠臣领着三个小老头走进用木板制成的双开大门,他抬头看了看这个双开大门,大门高两丈多、宽五六丈、厚厚的木板订在门上,四框用几丈高的整颗榆桑木头制成,三分之一埋在地里,三分之二形成四框,东、西门柱上边一个横梁上有一块木头牌子长约一米多,宽约一尺有余,上面不知用什么东西写的五个红不红黑不黑的大字“李家大车店”。走进大车店是一个大院子,东、西足有二十多丈,南、北也有三十几丈,院子后面是前、后、两大排房屋。全是泥土加上当地特有的青石头彻成,用茅草铺盖再抹灰和泥土,大大的院落足有一百多丈,院子里东侧停放着一、两辆木头做成的大马车,西侧用木头扎起来的牲畜圈和围棚栅,里面有五匹马,有枣红色的,有黑白花的、也有棕红色的,还有一匹白色的高头马,正在低头吃着木槽里的草料。

这时高个子的“鬼不灵”忙开口说:“我说老几位,你们看,那匹白色的高头马,怎么这么眼熟呢?”

这时罗锅的鬼剃头加快脚步走近了马棚,他往里面仔细地观察了一下。

他大声地说;“咦!这不是鬼手书生的夜行千里吗?难道鬼手书生在这里?他不是在塞外建州吗?”

后面矮鼓轮墩的鬼无影一听忙也走了过来。他细细地观察着这匹白色的高头马,

“是!是!是鬼手书生的马!”

矮鼓轮墩的鬼无影说完后,萨忠臣在这三个人身后轻声地说:“三位叔叔,这鬼手书生是什么人那?值得你们大惊小怪的!”

矮鼓轮墩的鬼无影转过头冲着萨忠臣说:“贤侄啊,你刚刚下山,你还不懂,而今江湖上有一奇二怪三鬼四僧五道六丐七仙,这就是当今江湖几大武林世家!其中呢,你师傅居五道之一号称“鬼谷道人””

这时,罗锅鬼剃头用右手一抹大鼻涕开口说:“唔呀!老瓜饺子的,你这个吾呀王八羔子的,你不懂,你刚刚下山,你不认识这些江湖上的高手!当今武林之中还有南风(烽布摧),北柳(柳无知);西胡(胡途貌),东靡(靡胡勾)。塞北五煞、江南七圣,等等!”

高个子的鬼不灵也忙开口说:“哎呀呀,忠臣侄儿,这江湖上还有敖江八大奇门,五宗十三派,八十一门,还有玄门、太乙玄门、玄真派、

少林派、华山派、全真玄武派、吕祖派、纯阳派、崆峒山十三门、衡山三门、五行宫、松阳派,武当山的太极派、三清派、南岩派,武夷山全真教,龙门派,逍遥派,松溪派。白虹门,

福州禅宗南少林,

黑虎门、地犬门,

洪门、罗家门、

大小阴门,侠家门、

天罡门,纯阳门,

刚柔流派、闽南哭门,

闽西鬼门等等。”!

高个子的鬼不灵正喋喋不休地说着。远处的那几间大青砖房中间的房门“吱嘎嘎…”一响,从屋子里面走出来一个人。只见这个人五短的身材,尖头,沒戴帽子,在那尖脑袋顶上挽了个牛粪疙瘩髻。禿眉毛,-对小母狗眼,黑眼珠小,白眼珠大,高鼻梁,尖鼻子,蛤蟆嘴,大下巴颏,两个小耗子耳朵,溜肩膀,有些鸡胸脯,砂锅肚子,罗圈腿,里八字脚,走起路来俩膝盖往外使劲,那俩个脚尖往里动,走起路来-揺三晃,三摇九晃,好似鸭子三拽,看年纪三十啷当岁,小山羊胡子七扭八翘。

萨忠臣一看就乐了,心里想五、六年都过去了,这位店家还这熊色。三个小老头也忙扭头跟着往房门处观看,罗锅的鬼剃头一看就哈哈乐了,他轻声轻语地说:

“我以为普天之下我最丑,今天看来,我还可以,这位小二哥比我丑百倍了!”

高个子的鬼不灵并没有乐,他一直冷眼地观察着这位小二哥,看了几眼他倒吸了一口冷气,可他并未知一声而是静静地站着。此时,只见店伙计不忙也不慌,而是十分镇静地走着笑脸相迎。

这位主一开口说话萨忠臣和三个小老头全乐了,只见店伙计走到四位面前,一抱拳开口说:

“唔呀,

老几位,

是打尖啊,

还是住店那?”。

矮鼓轮墩的鬼无影看了看店伙计忙哈哈哈哈乐了,乐着回答到:

“唔呀,

唔呀!

老瓜饺子的,

你是四川人吧,

怎么开口就哎呦喂,

唔呀的!

我打尖!

住一宿!

明天,

天一亮我们就走!”

鬼无影一边风趣地开着玩笑,一边往里走,几步就走到了这个店伙计跟前。高个子的鬼不灵和萨忠臣、鬼剃头三个人跟在后边。

萨忠臣这时才看清楚这个店伙计,上身穿灰色粗布斜襟钮扣上衣,下身外边围着一条五大郎式围裙,里面穿蓝色蹬笼滚裤,脚上却穿着牛皮大洒鞋,左手臂上搭着一条灰毛巾,青不青,白不白,灰不灰,仔细一看原来却是没洗干净,青不青、白不白的那么一条破毛巾,右手边走还边抠着鼻子里的大鼻涕嘎巴。

鬼无影看完后心里很是呐闷了,咦!一个店伙计怎么穿成这个样子?不过看着他的眼睛却目光炯炯,眼光里透着一种杀气。

鬼无影心中疑惑了,这个店伙计却开口了:

“唔呀,

老仨位,

我是四川巴东人,

怎么咱俩的语调,

这么相似啊,

几位屋里请,

是想住单间那?

还是平铺呐?

还是五人间?”。

此时,萨忠臣先开口说:

“三位叔叔,

走!

进屋!”

他说着用右手做了一个请式,接着就大步往房屋门走了去。那三位小老头也跟在后边。店伙计也忙拐了拐跟在最后边。

店伙计本来走在这四个人身后边,可是当萨忠臣先行快要走到房门口时。店伙计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房门口处,只见他伸手拉开木制的房门朗声说道:

“几位客官,

屋里请!”

要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更多相关文章<<

精品文章推荐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