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

【纪实散文】特殊的“师生”情义(上部)

2021-05-30,飞翔的鹰【耿彪】

【纪实散文】特殊的“师生”情义

——二十世纪1996年5月我在福建福州市连江县生活期间的亲身经历

暨我与敖江镇敖江文化中心主人谢秉东(义)老人的故事。

“人辰斗转逝华年,青春往事泛涟漪。昔年春时经旧梦,闽都金凤海连江!”这一首七绝古风正说明了自己的心情。

“往事云烟,如梦若澜。”“八闽水乡”“福州榕城”一座青山绿水的大都市。当地正是古闽畲苗(苗瑶分支)烟瘴异域之地,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古闽汉人族群(纯蛮夷)的后代人,这里毕须说明的是古闽汉人是闽人也叫“原住民”。“峰峦叠嶂青山翠,襟江抱海海连江”高山竹海、江水悠悠、海峡西岸的亚热带山海风景。

往昔若梦,这是 “纯真”年代,这是一种情怀,一种亲身经历的往事回忆。上个世纪改革开放初期山海福州的亲身经历。那是一种生活,一种普普通通的生活。那是一种身临其境的平凡生活,那是亲身居住于东南沿海少数民族聚集地的普通人式生活。平静而平常,平凡而普通,平平淡淡而又津津有味的水乡生活!

那是一种久远年代里的回忆,一种源于二十世纪九十年代里福州的平凡生活。一种小小老百姓普通的亲身经历,一种寻觅人生历史中独有的情感记忆。

二十世纪改革开放初期久远的经历,九十年代计划经济里的异乡生活。 “福州”梦里水乡,如澜若梦,青春年少,游离于山水之间的异乡之情感回忆。

生活在福州是普通人最普通、最平常的经历,人生几次走水乡江南?唯独一次万里(九千里)游。

也许,在我人生脑海里的往事记忆里“襟江抱海” “温麻老城”,“闽都金凤”与“凤凰古城”,这几个古老的不能再古老的地理名词,和那些“群山环线“竹林森森”“桃花依旧”。群山环绕、依山傍海、拥江抱海、江海共通、竹海森森、茶香遍地、梯田稻海、油菜花海悠悠的“特殊环境”。

也许,那里的“海洋文化”与“驺鲁文风”体制(汉人习俗),正确系统的来说是春秋战国“古汉人风俗”与“古闽越人传承风俗” (福建人独有),也就是说在重大传统节日上遵守着古代汉人礼仪与服饰。例如穿长袍斜襟汉服、布履、戴汉冠帽、拜妈祖、拜祖宗宗庙祠堂、祭古人、行古筝、琴、笛、萧、十番古乐之乐礼,喜作汉体宫体赋、古律诗、古绝诗、古词令、文言文与古风文体格局。如成人礼节、三月三乌饭节、四月清明祭祖拜宗庙祠堂,以及五月五祭屈原穿古汉人服饰,行于“福船告祭江诰文”、赛龙舟、登山外出、采青蒿。

对于福州市连江县境内的群山、竹林、茶海、缥缈的云雾,还有那里的那里太熟悉了。

那里的山山水水,那一山、那一水、那一草、那一木,还有那伊人、那小花伞、那茶园、那海港、那礁石、以及那永远值得怀念留情义的“狮虎山”,还有那梅雨之中敖江大桥上的送“伞”之情。

咸咸的海风,一展抒怀。悠悠群山,翠绿抒情。

这里异域风景的美丽,揉尽海风的万般暗然销魂。徒步于山山水水的浓墨重彩之中,拂袖着远处公路下边那海浪那时有时无的清音,那是东海浪花拍打岸滩礁石的天籁之声。

此时,当你徒步于黄歧镇与晓澳镇山海公路,那岸滩公路的蓝色的海洋与蓝天白云、绿油油的竹林茶山,浪过情浓于心情的海天美景。

这自然而然融入于异乡的山海相拥之美,这里就是中国东南沿海最美丽的地方。在这里湖光山色、乌帆舟渡、碧波竹林,襟江抱海、山海相连的明清时代 “凤凰”古城。

这里群山环绕、峰峦起伏、茶海绿洲,绝然美丽的福州市东郊连江县江南乡,那里是真正的“世外桃源”,在这宽广的敖江之水环绕县城中心、峰峦叠嶂的美丽“水乡”,用静寂的山林竹海解释着陶渊明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群峰”的美丽画卷。

上个世纪(20世纪)九十年代中期 (1996年),在那个计划经济为主导的时代里,我本人曾经远走京津古道千里、过大运河、渉黄河、飞渡长江、渡鄱阳湖、过淮河、飞越千里闽江,一直来到了闽江口边缘的“东海之岸”,以凌云之势飞越四千五百公里驻足于美丽的古老闽都(福州市)榕城,亲身融入进当地少数民族(畲苗)的日常生活之中,以一种十分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形式生活在这山水竹海之中。

当年,其实一提到自己写作上的恩师谢秉东(文学写作启蒙恩师)老人,就不得不先提到一个人,那就是谢秉东(义)老人的亲孙女阿英(谢兰英),我最早接触的却是老人的亲孙女阿英(谢兰英),因为我是先与老人的亲孙女阿英(谢兰英)通信已经八年多了。

在上个世纪(20世纪90年代)计划经济时代里,那个时候我本人久居生我养我的故乡洮南府,从来没有去过四千五百公里外的“江南水乡”福州市连江县(当地人喜欢叫凤凰老城)。

其实呀,提及自己写作上的启蒙恩师谢秉东(义)老人,尤其是在朦胧派散文诗歌上,尤其在汉宫体诗词、唐诗、宋词上是手把手教授的,针对古代诗词散文那可是详细教授写作方式方法。

后来,我又与陈速東老人(连江县敖江镇江南乡人) 陈增平老人(连江县琯头镇琯岭子人) 林逸之老人(原罗源县罗源湾人)在敖江文化中心里潜心学习小说写作方式方法,这里必须提到小说写作分微篇、短篇、中篇、长篇几种类型,但是由于写作方式方法的不尽相同,在谢兰瑛的爷爷谢秉東老教授的私人会所里大开眼界,同时也尽一步详细了解到了当地海洋文化与东北的不同,尤其是在古典诗词上还是江南人的手法多元化。

不过,我与谢秉东(义)老人的“师生”缘分,还是先得感谢自己的干老妹子钟声。原来老友阿瑛(谢兰瑛)是老妹子钟声的同学兼闺密,同时又是光屁股一块长大的“发小”。而认识老妹子钟声和老友阿瑛(谢兰瑛),还是二十世纪(上个世纪)一九八八年的事情了。

那是在上个世纪计划经济时代里边,一九八八年夏天的一次“偶然”结缘。认识了这个少数民族畲族山哈子,从此结下了一段相距四千五百公里的干亲戚,从此我们干兄妹二人开始了长达十五年的“兄妹”交往。

这其间干老妹子钟声和干妹夫陈天进,在一九九零年的春天五月来到过吉林省的洮南府,并且在洮南府(洮安县)生活过半年多(七个月左右)才迁移到北京市做生意。

当年,在老妹子钟声、干妹夫陈天进临走的时候,跟我谈论过回到北京市郊区,那里有她们亲属家开的一家金银手工艺加工店铺,她们夫妻二人这一次从洮南府(洮安县)回去,准备在亲属家开的金银手工艺加工店打工,如果不挣钱的情况下便转道回家乡福州市连江县,这也是临走时夫妻二人的初步计划。

后来,在“书信”往来之中才知道当年夫妻二人,在北京市亲属家开的金银手工艺加工店只小住了几天,便坐北京——福州市的车回到了家乡。

那是因为在上个世纪计划经济时代里,在八十年代中后期南方人手艺人兴起了 “第二次闯关东”的热潮。

这也是清朝末期民国初期的头一批闯关东人,建国之后在改革开放初期“南下北上”思想引领兴起的,不过不同的是清末民国初期的闯关东,却是由直隶河北、山东人为主逃难的难民与饥民潮。

这一次即“改革开放初期”四川人下广东打工淘金,以浙江温州人最先兴盛起来大批温州人到关外东北做买卖为主。同时也在八七、八八、八九三年之中,带动了素有八闽“十万大山”里人,逐渐以做买卖、耍手艺为主的人流进入北京、天津和东北三省。

尤其是以制造眼镜、金银制造工艺、贩卖茶叶、贩卖药材的为主。其间,逐渐形成了以浙江温州人最先带头,福建少数民族畲族山区人为附。

主要是以做买卖的个人、商人为主。在上个世纪改革开放初期,计划经济时代里边兴起的“南下广东、北进东北”的思想引导下。

我所认识的干老妹子钟声与干妹夫陈天进夫妻二人,在这种以耍手艺做买卖淘金思想之下,来到了距离她家乡福州市连江县四千五百公里外,苦寒的东北吉林大沁塔拉草原洮南府,在江南人眼睛里好像南方乡镇级别的古城洮南府也是陌生的。

就这个心情我们兄妹二人在家里可是畅所欲言,大谈特谈彼此的心里感情,尤其是老妹子钟声亲口对我讲述过的那句话:“我和天进在洮南,多亏有大哥了!”这句话,今天我还是记忆犹新的。

也许,人与人之间有一种无形的“缘分”吧,在他们夫妻二人没有来到洮南府之前,我们干兄妹二人并没有见过任何一面,只是书信往来交流彼此在 “纯真年代”里的感情,每一年都会有六七十封信件的感情交流。

虽然说彼此之间无任何血源亲情,干兄妹彼此之间有如亲兄妹一样交往着。

一九九零年的春天五月,干老妹子钟声与干妹夫陈天进夫妻二人,来到洮南府在家里居住(我家)过半年左右,这其间夫妻二人在古树南街东侧路北 (即香巴佬北边路东侧)开了一家“钟进”金银手艺加工小店。

虽说年代太过于久远了,毕竟是上个世纪改革开放初期的一九九零年,一些生活细节上的事情有些模糊不清了。

但是,她们夫妻二人来到洮南府开这家“钟进”金银手艺加工小店,我却是一清二楚的。

因为,从干老妹子钟声夫妻二人选店址、办理工商、税务、特殊行业个体户的各种手续,以及当时那个年代里的各种工商、税务执照,都是我这个当大哥的亲手跑的、亲自去办理的!

当时,在那个改革开放初期(1990年)里,洮安县还没有金银手艺加工这一行业。只有光明东路老工商银行有一个分店(即现在农业银行的位置),所以只各种手续、执照,我与干妹夫陈天进就跑了一个星期,而后还得帮助夫妻二人选店址、收拾装修店铺、制造牌匾、设计店里的安排等等……

【上部完】

>>更多相关文章<<

精品文章推荐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