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散文

那一年,我们都还年少

2021-03-01,慕容君越

你有多久没有聆听过故乡的声音了?那熟悉的青石小巷,莺声燕语;那熟悉的田间巷陌,鸡犬相闻;那熟悉的农家茶汤里孕育的一代又一代走出大山的孩子,是否还想的起故里,长辈们用家乡方言呼喊我们儿时的乳名,那感觉亲切温润,暖过心扉。

这次回到故乡,我特意去寻那记忆里儿时走过的路。记得当时年纪尚小,你爱谈天我爱笑,记忆里躺过的天台上方,抬头观望大个子的云吃掉了小个子的云;嬉闹过的草地上,夏天的蛐蛐儿上劲地擦动翅膀,那是多么绝美的歌谣;打过泥巴仗的晒谷场上,已经铺上了很漂亮也很坚硬的花砖,可是当时充斥着绿意的欢畅,还是从地壳深处,轻轻悄悄地散发了出来;已经迁走的幼儿园里,埋葬着谁的欢笑,埋藏着怎样的宝藏,掩埋着谁的秘密?可惜岁月一去不复还,于是我将那些记忆装订在笔下,装订在童年的梦里,一读再读......

归途,夕阳下还会有小孩子被勾勒出细细瘦瘦的身影,他们明白太阳迟迟舍不得下山是要他们在明亮中走上回家的路;童话不变地告诉每个孩子世界是一个快乐的天堂;卡通还在继续卡通,树每年都会绿成去年的样子,春天有花夏天有雨秋天有树叶冬天有雪,一切还是那么美好!

那一年,我们都还年少,而今,我们已经不能再头发散开如深草乱树;不能为无数简单的幸福而感动,而停下奔走的脚步;不能再哭过就忘了;不能在秋千的荡漾中幻想冲上云霄。尽管我们爱那个醇香而温暖的世界,却是谁也不能像童话故事里的人物那样逍遥永生。我们的背后,已经有了现实的鬼影幢幢,生活有时候就是那样,人面不知何处,绿波依旧东流。曾以为走不出去的日子,现在都回不去了!

从前站在故乡的山头远眺的方向都叫远方,而今回望才发现,“远方”一词早已悄无声息地烙在了故乡的额间,是那样的熟悉又陌生。就像席慕容说的:“童年的梦幻褪色了,不再愿只做一只飞鸟,长了翅膀的小精灵......不再写流水帐似的日记,换成了密密麻麻的模糊字迹,在一页页深蓝浅蓝的泪痕里,有着谁都不知道的语句。”

>>更多相关文章<<

精品文章推荐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