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

浪子江湖笑狂沙(长篇武侠小说)第二十章节,夜宿客栈谈心情,卸妆展露帅气雄。

2022-04-05,飞翔的鹰【耿彪】

第二十章节,夜宿客栈谈心情,卸妆展露帅气雄。

话说店伙计伸手拉开房门,萨忠臣看了看满脸堆笑的店伙计。他转过头来看着三个小老头,走在萨忠臣身后的矮鼓轮墩的鬼无影也一愣,他心想这位店伙计,什么时候过来的?他在我们四个人身后边来的。

萨忠臣正在疑惑中,那位店伙计已经拉开房门等着这几个人进屋呢。走在萨忠臣身后边的鬼无影一直盯着店伙计,他看着这个店伙计的身影点了点头,他心里明白了这是一个练家子。

他们几个先后走进了屋里环顾四周,原来这里是一大间中间房,东西各有一个大房间,东西各有一个房门。中间房里靠东北角处是一个老式柜台已经有些掉漆了,也不太干净。

老式柜台里面站着一位帐房先生,只见这个人五尺多高,大脑袋,大眼睛,大饼子脸盘子、满脸疙瘩、酒糟鼻子、鲶鱼嘴、三绺胡须、上宽下窄的身材,身上穿着深蓝色大褂,黑不黑的青布料、直桶身的宽大长衣,头上戴四方平定巾,站在柜台里面正爬着睡觉。

只见他左手边放着一个账本,上面已经掀开了几页。右手处一个大算盘,他正“呼呼”的大睡着。一听房门“吱嘎嘎”响起,他慢慢抬起睡眼惺惺的脑袋看了看,一看好几个人进来了。于是乎他用衣服袖子擦了擦眼睛正想说话。

店伙计走到柜台前边大声道:“有人住店呐!”。

帐房看了一下店伙计,忙细声细语地问道:“几位啊!你想要小间呢?还是通铺?还是大间?几个人那?”,

这时萨忠臣忙一打稽首说:

“无量天尊,

贫道,

我们四个人,

从山上下来的,

要去清源河镇,

这不,

天黑了,

夜路不好走!

在你这店里打个尖,

要一个大间吧!

明天早上就起程!”。

帐房先生一听乐了乐忙说道:

“好勒!

住宿一夜,

四个大钱!”。

这时,萨忠臣忙要从兜里掏钱,身后边的鬼不灵左手不动,只见手指微微一抖“嗖嗖嗖…”,四枚铜钱“啪啪啪”全部整齐地站在了帐房先生左手边。

这时,帐房先生正看着老几位呢,突然间不知道从哪里跑出来四枚铜钱,正好立在左手边上。他用手推了推快要掉下来的破花镜,低下头来仔细地观看着这四枚铜钱,看了一下而后抬起头冲着店伙计道:

“小二啊,

后院,

上房五号间!”

帐房先生忙伸手拿起来那四个铜钱,一一放到了柜台里面的木头匣子里,而后冲着店伙计说:

“老几位客官,

还吃饭不?

我们这有厨房,

可以随时做饭菜!”

罗锅的鬼剃头一听忙大声道:

“唔呀!

老瓜饺子的,

你这能弄吃的可太好啦!

我说店家啊,

弄几样下酒的上等好菜,

弄坛子好酒来!

要好一点的!

最好弄点酱鸭、酱鸡什么的!

有牛羊肉就更好了!

你看着弄吧!

我们可等着呢!”!

鬼剃头刚刚说完话,矮鼓轮墩的鬼无影冲着帐房先生说:“我这里有五两银子,

先拿去!

剩下的银子,

算是你和店小二的跑腿钱吧!”

他话一说完便从自己怀中一摸,而后手一扬“啪”的一声,一个五两的小银锭子便落在了大算盘的旁边。帐房先生先是一愣,而后低下头来看了看,他忙眉开眼笑说道:

“客官,

你们放心,

你们先回房间,

喝点茶水,

泡泡脚!

一会饭菜就好!”

帐房先生忙伸手拿起来那小块银锭子,冲着店伙计说:

“领着几位客官,

先去房间!”

这时候,店伙计不知从哪里拿出来一大串钥匙,用一个圆盘状的东西拴着很多钥匙,手里一动“稀里哗啦”的乱响。

店伙计忙开口说:

“唔呀,

几位客官,

咱们这边请吧,

我领你们去后院。

店伙计说完话后就往屋外走去。

萨忠臣与三个小老头忙转身也走了出去,跟着店伙计身后边边走边四处观望着。

原来这是两重院落,他们几个人顺着房屋往东走,走到东边木头扎起来的院墙前,萨忠臣才发现这已经不是五年前走过的那条道路了。店伙计领着他们几个人拐了一个弯,来到后院小胡同前边。他们几个人顺着小胡同走出去十来丈远,眼前出现了一大排房屋足有十多间,不过这排房屋却是有六个房门,这是六个独立的大房间也算是上等客房了。店伙计走到东边头一个房门口,他用钥匙打开了房门,而后用手拉开房门冲着萨忠臣他们几个说:

“客官,

请进屋吧!”!

店伙计说完话后先走了进去。

他们几个人也跟随着走了进去,只见房间十分宽敞、明亮,四张小木板床,一张桌子、桌子上有一套茶具、一个茶壶、两个竹编的水壶,北面墙有三个竹子式椅子,整齐地排序着。东、西墙上用白灰涮的十分干净。四张木板床各有一套子,床单是浅色的亚麻布,显得十分干净!

矮鼓轮墩的鬼无影进屋后忙冲着店伙计说:

“小二啊,

你先给我们几位弄点开水,

我们走山路累了,

想泡泡脚!

萨忠臣忙从兜里面摸出来两个铜钱递给了店伙计道:

“我说小二哥,

这是给你的赏钱!

你去弄一壶上好的茶叶来!”!

店伙计一看给了两枚五十纹的大铜钱,忙乐哈哈的说:

“客官,

先休息一下,

一会就好”!

他说完话后走出了房间,并随手将房门轻轻关上。

萨忠臣先环顾了一下,这时鬼无影和鬼剃头已经将身上的衣服脱了下来,“嚯!原来你们?”。只见鬼无影和鬼剃头脱下了衣服和脸上的头套、驴皮假脸,接着拉下了假胡须。

这两位活脱脱变成了另外两个人了,矮鼓轮墩的鬼无影一下变成了瘦子,个头也比以前高了不少。而且是长像十分英俊的中年人,“咦!这是怎么回事?”萨忠臣感到了十分纳闷,他自言自语起来。

这时,老大“鬼不灵”也开始卸妆了。再看一下罗锅的鬼剃头,“哎呀呀!你们!”。萨忠臣他更惊讶了。

原来老大“鬼不灵”是个矮个子,卸了妆后双腿下面是一副高跷,这副高跷足有一尺多长,整个是纯钢打造,高跷头部分完全是镔铁杵杵尖。“嗷!”萨忠臣看完后才明白了,老大“鬼不灵”双腿下的高跷是一种外五门兵器。

这回可好,三个小老头卸下了身上的伪装,转身变成了相当英俊的中年人。这回可是让萨忠臣大吃一惊了,原来“鬼不灵”是个中等身材不胖不瘦、浓眉大眼特别有神、高鼻梁细皮嫩肉、大嘴叉有红似白,剑眉虎目清澈如水,虽说是瘦了一点,但十分英俊。而鬼无影却十足是一个瘦子,高个子细高窕、膀大腰圆上宽下窄、娃娃脸粉嫩如水、杏核眼眉目威严,小扁嘴。一字眉粗浓肥大、鹰钩鼻子。显得十分英俊威武。而鬼剃头更显威武大方,瓜子脸、剑眉、小眼睛、双眼皮、不大不小蒜头鼻子、捻鱼嘴、额下一缕小胡须油黑锃亮、眉目间一颗红痣煞似好看,大耳垂轮,脸皮粉得噜的,好似一个大姑娘。

萨忠臣傻呆呆地看了好一会,这才从床上坐起来。走到三个人脱下来的服装面前,他仔细观看着每一件物品。

只见衣服里面是棉花、假胡子、假头套、馿皮人脸、假罗锅道具、纯钢制高跷、纯钢制哭丧棒、纯钢制虎头拐杖、纯钢制子午双钩、纯钢制火箭筒、原来在老大“鬼不灵”衣服后背上,还有用鹿皮做的套子,套着一排拳头大小的火箭筒,好像特大号的二踢脚!

萨忠臣仔细地观看着,这时小老头鬼无影开口道:

“唔呀!

老瓜饺子的,

我说忠臣那,

你别傻呆呆地看着了,

快,

把大敞外套脱了休息一会,

咱们等店小二拿来酒菜好吃饭,

再洗洗脚,

好大睡一觉。”

萨忠臣一看小老头鬼无影发话了,他忙从身上解下了英雄敞和身上的小包裹与宝剑。并随手将这些东西放在了床上,而后转身走到床边坐下来脱下道袍。此时,萨忠臣穿着一身白色短打衣靠。

他们四个人正忙碌的时候,店伙计推房门走了进来,他端着一个木制的特大号托盘,左手上还拎着一个冒着热气的水壶。当他走进屋里面后才发现那三个古怪的小老头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三个标准的中年人正在房间里说说笑笑。店伙计先是愣了一下,而后走到桌子面前。先将冒着热气的水壶放到了一边,而后又将木头制的托盘放在桌子上,特大号托盘里叠加放着上、下两层饭菜。店伙计从特大号托盘上拿下来一大盘酱牛肉、一大盘盐水鸡,一大海碗鸭子肉、一大盘烤羊腿肉、一大盘炒山珍、两大盘酱猪肉,一盘猪蹄和一盘炒猪肝,还有四大碗米饭,四双竹筷子放在旁边。店伙计一一将饭菜放好后冲着身边的萨忠臣忙问道:“客官,那三位老客官呢?这几位是?”

萨忠臣一看店伙计将饭菜放好后问自己,正想开口说话。桌子对面坐着的老大“鬼不灵”忙开玩笑似得乐哈哈说:

“我说小二哥,

那三个丑八怪,

出去走亲戚去了,

一会就回来!

我们是丑八怪的好朋友,

串门的!”!

店伙计一听桌边床上坐着的中年人这么说忙笑了笑说:

“唔呀,

原来如此,

几位客官,

你们慢动筷,

酒马上送来,

还有几道菜一会就好!

稍等一会!”!

萨忠臣忙开口说:

“我说店家,

快点,

我们可是饿了!”

店伙计一听身边这个年青小道士说饿了,忙陪笑脸说:“稍等,

一会就好!

一会就好!”!

店伙计一边回答着,一边左手拎起来冒着热气的铁皮水壶,而后将桌子上的茶壶盖打开。而后从腰间围裙的口袋里摸出来一包茶叶倒入了茶壶里,随手拎起来水壶“哗…哗……”倒满了一壶茶水。他又将冒着热气的水壶放到了桌子底下,这才转身冲着萨忠臣说:

“我刚刚烧好这一大壶热水,

几位客官,

吃完饭后,

用它泡泡脚,

走了几十里山路也累了,

该休息了。

再好好睡一个觉,

水盆就在你们床底下呢!”。

鬼无影一听挺高兴,心里想这个店伙计服务还挺周到的。

鬼无影忙伸手到怀中取出来两个小铜钱,站起来走到店伙计面前将两个小铜钱递给了店伙计,忙说:“这是赏给你的,

辛苦你了。

明天早上,

你来招呼一声,

我们就走,

去清水河镇”。

店伙计一看又给了两个赏钱,他忙点头哈腰的伸手接了过来,笑着说道:

“唔呀,

客官,

你放心,

明早天亮,

我来叫醒你们!”。

店伙计说完话后转身离开了。

要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更多相关文章<<

精品文章推荐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