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

有一种哀嚎让人撕心裂肺

2021-05-24,田野浪人

四十多年的风雨兼程,摸爬滚打中,经历了看到了世间太多的人情冷暖,知道了生命历程中太多的事情总会在不经意间接憧而至,让人猝不及防。然而,每一次的遇见与经历,或喜或悲的故事终将成为身后定格的路标,也都会在岁月的长河中慢慢地消融沉淀,一切总会习以为常的归于平静。可是,最近的一次经历却让我原本不安的心久久无法平复,那寂夜中传来的一声声哀嚎声,真的让人撕心裂肺,感叹不已。

就在前不久,一场突如其来的病犹如晴天霹雳降临在我的身上,由于病情恶化迅速,只能从县级医院转到市第二人民医院住院治疗。来到医院的第一个晚上,办完住院手续,安排好病房,做完各项检查和医生联合会审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此时医院的各个病房也慢慢地安静下来。

由于平生第一次住院,难免有所不习惯,加上病情还未得出最终结论,心底思绪万千,汹涌澎拜。相比之下,医院的夜晚显得格外的安静,静得让人有点不安。就在这样的夜晚,一个人独自住在狭小的病房里,忽然感到前所未有的孤独,躺在病床上辗转反侧,久久不能入睡。

寂夜深沉,忽然听到从另一个病房传来断断续续的嚎叫声,声音越来越大,一声比一声长,那让人心悴的嚎叫声打破夜的长空,回荡在医院的整个楼道里,显得那样的痛苦,那样的凄厉,接着就开始听到医生和护士们急促的脚步声。其实,这样的情况对于医院来说,不过是司空见惯的事情,而对于此时的我,无疑是一种剧烈的撞击和无以言表的煎熬。

第二天清晨,由于要提取骨髓样本进行检验,主治医生和护士早早就来到病房做骨髓穿刺的准备工作。闲聊时了解到,昨夜那痛苦的嚎叫声来自一位七十多岁患有糖尿病的老人。原本老人是在家用药物控制治疗,由于经常痛苦嚎叫,影响了左邻右舍正常的休息,所以只能搬到医院疗养。现如今,老人的病情已经处于晚期状态,各种并发症把老人折磨得苦不堪言,医生对于此时的病也是无力回天,每天只能借助一些药物来止痛,减轻病痛带来的痛苦,但药效一过还是痛苦难耐。听说,老人的孩子们因为工作太忙,无暇顾及,只能请来医院务工全程照顾,或许因为这个原因,老人情绪更加激动,嚎叫声也愈加激烈。

住院第三天,我被送进了隔离病房,自然也不再听到那撕心裂肺的嚎叫声了。接下来的日子只能躺在隔离病房的层流床上与病魔抗争,化疗药物的作用,加上各种并发症的出现让我也是苦不堪言,就这样,艰难的度过十五天迷迷糊糊的日子,病情也转危为安。离开层流床,走出隔离病房的那一刻,心中洋溢着无以言表的喜悦。接下来的日子虽然说也是化疗,但副作用比之前减轻了很多,并发症也不再出现过。

一天,护士来上药的时候,我问护士关于那位老人的情况,护士随口说了一声:“回去了,以后不会再痛苦了”。听了护士的话,我心里有着种隐隐的痛,这或许出于对病友的同情和怜悯吧!或许也是对人情世故的一种感叹吧!

自古忠孝两难全,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虽说养儿来防老,但在我们千年文化里也有久病床前无孝子之说。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病倒在床,受尽病痛的折磨,随时都会撒手人寰,也许,老人对人世间最后的依恋就是能看到自己的儿女守护在身边,能见到自己子女最后一眼,直到生命的尽头,而此时断然离去,老人只能以绝望之心在寂寞中远行,真是可领天下父母心。而对于子女们来说,为了全力救治老人,不辞劳苦不日不夜的工作赚钱来支付医疗费。其实,类似的情况在当今物欲横流、矛与盾并存的社会里比比皆是,这或许是作为子女们另一种冠冕堂皇的理由吧!

生活,是你自己过出来的,没有谁能规定你的生活模式,虽然谁无法主宰自己的命运,但却可以选择自己别样的人生,一切都是你自己的选择。千万不要为了一己私心而泯灭内心原本纯真的孝心,也不要让为了子女辛苦一辈子的老人在声声哀嚎中带着遗憾远离我们而去。

2021年4月16日夜

>>更多相关文章<<

精品文章推荐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