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散文

难忘艾菜飘香的三月

2021-05-05,田野浪人

三月的风夹杂着三月的雨,牵引着绵绵的情愫,在一段宁静的光阴里演绎着似水柔情浪漫的故事。面对窗外烟雨迷蒙的世界,放飞思念的心弦,寻觅淡雅如水的痕迹,将那美好的记忆和难舍的缘化作涓涓细流,静静地流淌,溢进儿时故乡的山野,细细地翻阅那段摘艾菜、吃艾菜的艰难岁月。

印记在记忆深处的艾菜,其实就是一种普通的野草,没有雍容华丽的外表,也没有群芳斗艳的能耐,但它却深深地扎根在我的心中,对它有着深深的情结。

阳春三月,万物复苏,春雨洋洋洒洒抖落料峭的春寒,湿润了寒冬冰封过的大地,蛰伏了一个冬天的艾菜犹如一个个小精灵,欣欣然地从地底下探出头来,淡妆素素,不妖不艳,在田间地头、山脚、溪边、坡上静静地梳理着春日阳光,以坚忍不拔的姿态覆盖了幽黑的土地,为春天一些寂寞角落增添了最嫩最鲜的风景。

记得小时候,每逢这个季节,找野果、摘野菜便成为孩子们最快乐,也是必不可少的事了。每天清晨,放牛娃们总是在一声声赶牛的吆喝声中走向山野,沐浴在温暖和煦的阳光下采摘各种各样的野菜,艾菜自然也是必不可少的一种。放眼望去,空旷的原野上,这里一丛,那里一片,到处都是艾菜身影,那样的透绿,那样的鲜嫩,伙伴们沉浸在秀美的田园风光里快乐的收获着大地的馈赠。夕阳西下,大家都提着白日里采摘的艾菜回到炊烟袅袅的地方。

夜幕下,母亲用水将艾菜洗清干净,然后用力的揉搓,接着一股股清苦、直辣、呛人的艾菜气味弥漫了整个房子,揉搓出来的苦水用桶收集好洒在房子的各个角落,听母亲说,那样可以驱赶蚊子。经过几次的揉搓后,艾菜的苦味也被去除得差不多了,母亲将处理好的艾菜放在案板上剁碎,用黄豆或者干笋和它一起煮熟,于是,这样普通的野菜经过母亲细心地处理后摇身一变成了我们饭桌上的“美味佳肴”,也就是这种“佳肴”陪伴着我们家度过那段饥寒交迫的日子,特别是每一个青黄不接的三月。如今想来,那时候的艾菜,经过母亲处理过后的味道是一种清苦而又甜蜜的味道。

每年农历三月初三,做“艾菜馍”是壮家人一种传统习俗。以前,每到这个节日,母亲总会到田野上采摘艾菜,然后把洗净的艾菜捣碎,加入适量糯米粉和黄糖,将艾菜与糯米粉搓捏成球状的馍馍,最后放到锅里煎熟,让人垂涎三尺独具风味的纯天然野菜绿色美食就这样出炉了。

时过境迁,在童年那些清贫的岁月里,吃艾菜是上天对我们穷人家特有的恩赐,也是给孩提的我们带来无限童趣与纯情的记忆。如今的生活已然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吃艾菜却成为现代人饭桌上的奢望,而我,再也吃不到母亲亲手做的那些美味了。于此,心底总会感叹,艾菜不同年段的人却吃出不同的味道,不同的感受!

岁月荏苒,久居小城的我们慢慢地淡忘了原本的模样,遗失了太多美好的记忆。但我坚信,此刻的故乡原野上,一棵棵鲜活的艾菜,定然在三月的春风春雨中摇曳着袅娜多姿的身段,默默地为那黝黑的土地增添墨绿油亮的光泽,还是那样的朴实,还是那样的坚强,用心守护着这片寂寞的土地,守护着长眠的母亲。

就在这样宁静的时光里,将那弥漫的艾香揉进内心绵绵的思念,与三月的风,三月的雨溢进这个日益浮躁、冷漠的世界里,湿润那张熟悉的脸庞,那个熟悉的身影,在无痕的光阴里散发出淡淡的温馨。

2021年4月30日随笔

>>更多相关文章<<

精品文章推荐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