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

浦江儿女天山情(第七章19)

2018-08-10,王龙生

(十九)家人团聚过春节

退休六年来,平时生活比较正常,有规律,而且有钟点工帮助打扫卫生、做饭,我和老伴就是买买菜、洗洗碗而已,事情不多,比较清闲。一到过年,钟点工早早回家了,女儿、女婿、外孙都回来了,一家老少八口人,天天都要在家吃饭,光买菜、做饭就够忙的了。

前几年老伴虽然有病,还力所能及干点活,和我一起买菜、做饭。今年春节前几天,老伴又病重了,忽热忽冷,浑身无力,没有食欲,什么都不想吃,一吃就呕吐,连喝下去的治肾衰竭的草药汤都吐了。从早到晚,整天迷迷糊糊地躺在沙发上静养。我说带她去医院看一下,她硬是不愿去。没办法,只好帮她去医院开了几包胃药。服药后,病情稍有好转,能喝点粥、吃点汤面了。一颗悬在半空的心终於落地了。

2011年1月29日,大女儿、女婿买了一大包年货送到家里,还说给我们买了一台46寸液晶平板大彩电,三十日商场就派人送来。老伴说:“那台29寸彩电才用了五年左右,以旧换新多可惜呀,还可以看几年嘛!”女儿说:“老妈您喜欢看电视,眼睛老花,旧电视机看不清楚,还是液晶大彩电看起来清楚、舒服。”

一月三十日,液晶大彩电送来了。厂家派人前来安装、调试后,我们迫不及待地打开电视,心满意足地开始看电视。这液晶大彩电真好,就象小电影似的,看起来又清晰、又舒心。这天傍晚,大女儿、女婿、外孙提着一大包刚买的菜回来,有鱼、肉和新鲜蔬菜,还送来了两盆色彩鲜艳的鲜花,一盆叫蝴蝶兰,一盆叫映山红。女婿说:“老妈身体不好,家里养两盆花,赏心悦目,对身体有好处。”

休息一会儿后,我和女婿在厨房里忙着熬汤、炒菜、做饭,女儿在客厅里擦地板。晚饭后,外孙抢着要冼碗,我说:“你洗不干净,还是我来洗吧。”“那辛苦外公了。”听了小外孙的这句话,心里乐滋滋的,再苦再累也心甘情愿。

一月三十一日下午,干儿子小秦提着一瓶进口干红葡萄酒、一盒名贵干果枫桥香榧和一礼盒坚果炒货等礼物前来看望我们,提前给我们拜年。小秦父母在崇明农村,他大学毕业后独自在上海市区打拼,一直从事装璜设计工作。近几年来他经常来我们家搭伙,也给我们帮了不少忙,关系密切,亲如家人。他说,最近一段时间之所以没来我们家,一来是父亲生病住院,他和母亲轮流照顾,二来是谈了个女朋友,经常去约会,实在抽不出身。我们开玩笑说,别娶了媳妇忘了娘,结婚成家以后最好把你父母接到身边,好好孝敬两位老人。

二月一日傍晚,大女婿小陈开车去水果批发市场买了一箱苹果、一箱弥猴桃、一箱柑橘、一箱樱桃。放下水果箱,就进厨房帮忙炒菜。我说:“素菜炒好了,臭豆腐也煎好了,这螃蟹我不会烧,还是你来烧吧。”他说:“行,没问题,最后一个荠菜豆腐羹也由我来做,你休息一会吧。”

我从厨房出来,坐在饭桌前一边喝茶,一边看外孙天天做作业。一坐下就不想起来了。从下午二点钟开始打扫卫生,一直到四点钟才忙完。刚坐下休息一会,又忙着炒茱、做饭,累得腰酸背疼,实在有点吃不消了。

深夜十二点左右,二女儿、女婿和小外孙豆豆从北京乘飞机回来过年,大女儿、女婿开车去机场接人。老伴身体有病,看完电视连续剧就睡觉了。我独自呆在客厅里,打开笔记本电脑,一边写博客,一边等候他们回家。深夜十二点左右,女儿、女婿带着小外孙豆豆终於到家了。这时,老伴也起来了。小外孙豆豆见了我们格外亲热,连鞋子也顾不上换,就奔过来扑进我们怀包,情不自禁地互相拥抱、亲吻,逗得全家人哈哈大笑。前几天,二女儿、女婿在北京给我银联卡帐号上打了一万元,一半让我们交一年的物业管理费和空调费,一半过年用。女儿问我钱收到没有。我说:“当天就收到了。其实,我们有退休金,不缺钱。”女儿说:“这是我们的一点心意嘛。”

二月二日上午,我和二女儿正在厨房里剅菜馅,门铃声晌起,赶紧去开门,是亲家老陈夫妇和他们的小儿子、儿媳、小孙女,拎着两礼盒水果和大包小包一大堆菜,有熟菜、鱼虾和各种新鲜蔬菜,都是老陈一手操办、准备的年夜饭菜。

老陈一来我家,连口茶水都顾不上喝,就进厨房忙碌起来。老伴、亲家母和二女儿一起包馄饨。中午,大女儿、女婿和外孙来了。我和老陈赶紧烧水煮馄饨,一锅又一锅,等大家都吃饱了,我们俩才端起一大碗馄饨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下午三点半左右,我和老陈就开始准备年夜饭,老陈自告奋勇掌勺炒菜,我在一旁当帮手。不到六点钟,冷盘、热菜就摆满了一大桌,大家热热闹闹、兴高采烈地围在饭桌前,一起吃年夜饭。等到大家吃饱喝足后都去看电视了,我才陪老陈一起喝酒、吃菜,慢慢品尝他的厨艺。虽然只是一些剩菜残羹,却依然吃得津津有味。看来,年夜饭还是在家吃好,有一种家人团聚、亲密无间、其乐融融的家庭氖围。虽然忙碌、辛苦,心里却甜滋滋的,兴犹未尽,回味无穷。

饭后,大家争相干活,一齐动手,擦地林桌,洗碗涮锅,一会儿就收拾得干干净净。虽然忙碌、辛苦,心里却甜滋滋的。随后,亲家一家和大女儿一家都各自回家了。我们老俩口和二女儿、女婿、小外孙坐在客厅沙发上观看央视春晚的精彩节目。

二月三日,大年初一,清晨六点半我就起来了。小外孙豆豆也习惯早起。为了不影响老伴和女儿、女婿睡觉,我带着豆豆下楼,在小区中心花园一起晨练。小家伙模仿我的动作,我慢跑他也跟在后面跑;我做广播体操,他也在一旁伸手、踢腿;我打太极拳,他也象模象样地比划着打拳,乐得我笑逐颜开。

回到家里,我夸奖豆豆真能干,跟我一起锻炼身体。女儿说,豆豆如今在家里可勤快了,抢着洗碗、抹桌、擦地,干完一样活后就问:“妈妈,还干什么呀?”我说,父母是孩子的榜样,父母勤俭孝顺,孩子也勤俭孝顺,身教重于言教嘛。

这天上午,全家老少八人驱车前往浦东航头探亲,看望我的父母弟妹。两位老人看到我们回来,高兴得合不拢嘴。大弟弟安龙的儿子冬冬也来了。多年不见,已经长大成人了,正在复旦大学上学。听弟弟说,他要供冬冬上研究生、博士生。看来,冬冬将来一定会有出息,前途无量。

二弟安明夫妇在厨房里忙着炒菜做饭,一会儿,热腾腾、香喷喷的饭菜摆满了两大桌。老少四代,共进午餐,欢声笑语,其乐融融。下午,安明夫妇又忙碌着为大家准备晚饭。

吃过晚饭,告别父母弟妹,恋恋不舍地离开故乡老家。临走前,老伴和两个女儿分别给老妈送红包,略表一点心意。老妈也掏出红包塞给两个重外孙压岁钱。两个女儿再三推辞,老妈执拗要给,他俩才不得不收下,欢快地连声道谢。

二月五日、七日,全家人先后去妻弟全山家、妻妹莲英家作客。岳父母去世后,姐弟妹难得团聚一起,见面后格外亲热,互相给小孩压岁钱,彼此有说不完的知心话。临别,我们打招呼说,准备在“五一”假日回请他们,到时再聚会。

二月八日上午,小女儿、女婿带着小外孙豆豆乘飞机离沪回京,家里只剩下我们老俩口,一下子冷冷清清,真有点不太习惯。

盼了一年家人团聚的春节长假一晃就过去了,家里又恢复了往日的正常生活,平静、寂寞。

>>更多相关文章<<

精品文章推荐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