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

古风《白骨哀》

2015-02-02,公子夕-【墓辰】

《白骨哀》

月满西楼,倚窗听风,愁,不经意间挂在了眉梢。

闲庭的黄花枯落了一地,满眼凄凉。

一场尘缘在阡陌红尘搁浅,相遇一场,一见如故,然而,缘浅情

深,终是一场烟火,转眼消散。

长亭外,古道边上是谁手提孤灯一盏,怀抱木琴一把,落寞的走

着。

寒风起了,凄凉的孤灯如蝶,在风中摇戈。

油灯,不知何时熄了,三更的夜,凄寒。

挑灯人,凝眸,一眼未尽的长街头,未曾语,愁,却万千,只道

难言。

十指轻撩木琴三两弦,曲幽怨,相思难言,记忆如风,一闪而过

,留下挑灯人风中弹一曲白骨哀。

木然的回回首,那一场尘缘,如今被谁埋葬在了沧桑的流年里,

再也寻不回。

五更的月儿如霜,寒了挑灯人,谁人怜?

一曲白骨哀,飘落了多少红尘繁华,又惊醒了多少梦里看花人。

弦断有谁听,谢下那场不堪的年华,又刺痛了多少梦里醉梦人。

弃了残灯,弃了那断了弦的木琴,轻轻的拾起一片枯黄的枫叶,

吹起了一曲早已被遗忘的千蝶纷,将往事埋葬。

一曲白骨哀,帘卷西风,看残花落尽几度凄。

一曲白骨哀,一轮半月,看繁花谢下几度桑。

一曲白骨哀,倚楼听风,看梦花人醉几度悲。

一曲白骨哀,一纸红笺,看醉花人殇几度叹。

一曲白骨哀,一言宿命,看葬花人亡几度惨。

红尘落尽,那一曲刺心的白骨哀依旧在红尘里飘荡,只是看花人

已亡,那一段尘缘也随之埋葬。

留下的只是路人轻叹。

白骨哀,白骨哀……

埋葬了谁的情……

qq:775111689

>>更多相关文章<<

精品文章推荐

评论